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游泳        2019-05-15   来源:qy雪路浪游

原创: 郑读

「狗仔夜行」是魔宙所发的半虚构犯罪故事

大多发生在港澳台及东南亚地区

内容来自夜行者郑读2014年的调查资料

从而达到娱乐和警示的目的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大家好,我是徐浪。

今天是《狗仔夜行》第4集,我又来陪你读了。

怕你忘记剧情,先做个前情提要——我的朋友郑读,以前在香港当狗仔,接了个活,帮女读者找失踪的老公。

没想到她老公和前夫都死了,自己也被家里的保姆弄死了。

我们调查发现,这可能和一邪教组织有关,因为每个参与此事的人身上,都有蝙蝠纹身。

就在我们失去线索时,一姑娘找到我们,说她闺蜜两年前死了,当时认定是自杀,但最近同一个小区里,又有一姑娘死了,是他杀,她怀疑闺蜜的死也是他杀,和这案子有关系。

我俩刚开始调查,就被人盯上了,还差点被弄死。

就说到这儿吧,没看过前三篇的朋友,可以点击下面链接去看:

狗仔夜行001

狗仔夜行002

狗仔夜行003

看过的朋友,咱继续: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何年后腰部位的蝙蝠纹身,将广州的“邪教命案”串联了起来。

这个标志,同样出现在被毒蛇咬死的张锡颈部,以及广州明珠楼里埋伏我们的蒙面人右臂上。

他们无疑同属一个犯罪团伙,头目可能就是创办“蝙蝠邪教”的付璧安。

因为我和徐浪在广州破坏了他的犯罪计划,他调转矛头,对我们施行报复。

蒙面人的伏击,何年的委托,都差一点置我们于死地,我的脖子因此留下了一道近10厘米长的伤疤。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郑读的脖子,感觉他颈椎都变形了

回到深圳,我休息了一段时间。

一天,徐浪跟我说,付璧安的报复不会停止,应该停掉其余工作,主动出击,找出他的下落。

怎么找?徐浪推想,这个犯罪团体势必有金钱支持。

纵使付璧安有强大的蛊惑力,但单靠他的财力,显然无法吸纳这样一批犯罪者。

我们重返广州天河区,去了付璧安创立“出狱者互助会”的工业园,找到园中的管理者,两条中华烟换一个人名,他很爽快地把承租方信息给了我们。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能花钱搞定的事儿,都还好办

仓房每月租金六万七千元,承租人并非付璧安,而是名叫陈桦兴的男子,三十一岁,美国国籍,现居香港。和付壁安一样,他也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读管理学。

徐浪用Facebook联系到一位认识陈桦兴的同学,证实陈付两人在留学期间认识,付璧安很有魅力,陈桦兴对他言听计从。

我们上网搜索“香港”和“陈桦兴”,果不其然,涌出多个条目,出乎意料的是,头条是则与他相关的命案新闻。

2014年10月27日凌晨,香港离岛大屿山南部一座别墅内发生了两起命案,一男一女溺死在别墅后院的泳池中,女赤裸,男尸只穿着一条四角内裤,两人嘴巴被黑色胶带贴住,眼睛蒙黑布。

死前遭受歹徒棍棒袭击,身上有多处淤青和伤口。

因两人双手双脚被绳子捆住,在水中很快溺毙。房间保险柜被搜刮一空,估计损失的财物价值在一百万元港币之间。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别墅泳池

两位死者都是名人。

男的是陈桦兴的哥哥陈楠振,千晨地产董事长的长子,今年三十四岁。

女的叫夏瑶,曾获得亚洲选美冠军,后短暂进入过演艺圈,还拿了个影后,2012年与陈桦兴结婚后息影。

妻子与哥哥偷情,陈桦兴有作案的动机,但经过警方排查,陈桦兴有不在场证明,而且命案现场留有线索,警方很快抓到嫌疑人。

陈楠振遇害前刚换了新车,案发一周后,有人在网络发布一段他与夏瑶车震的视频,网民最终认定两人偷情的事实。

丑闻爆出,陈桦兴不得已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说自己家暴是导致这桩悲剧的根源之一,他有愧于两位死者,会大力支持警方办案。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当时的新闻截图

名人,偷情,凶杀,这起案件在香港引起轰动,根据我对香港狗仔的了解,相关人事一定会被扒得底朝天。

这对我们接下来调查陈桦兴有很大的便利。

至于从哪个口切入,自然要找之前在香港带我入行的前辈,叶枫。

叶枫是香港人,夏天常穿纯灰T恤,冬天会披一件黑色风衣,衣柜备有多套同款衣服,一方面是懒,一方面是狗仔的工作必须低调。

他以香港名流资讯为生,跟踪技能尤绝。

之前我当狗仔是生活所迫、自甘堕落,但他是真正热爱,并以此为荣。

他很少会跟人直视,一开始是避免给跟踪目标发现,后来形成习惯,连跟同事朋友说话,也大都以余光瞥人。

到达香港是2015年元旦后的第二天,我们约在观塘广场的一家咖啡店。

我在熙攘的店内正中发现叶枫身影。到他身旁,指关节磕桌面,他抬眼看向我们,站起来跟徐浪握手。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观塘广场

“不好意思,久等了。”徐浪说。

叶枫以蹩脚普通话说他也刚来。我向徐浪比个手势,给钱吧。

叶枫不明所以,我解释,进店时徐浪看你桌前放着两个咖啡杯,一杯已喝完,认为你在这里等了段时间,而我觉得你刚来,所以我们打了个赌,我赢了。

叶枫看我,“怎么看出我刚来?”

“你知道我们是两人前来,却还选择一张两人座的小桌,位置是店内正中,而你一贯习惯坐在角落。这家咖啡店是满客状态,座位基本靠抢,可见你好不容易找到这张空桌,服务员还没来得及收拾桌面,你就已经落座了。”我说。

“你约我们到这家咖啡店,说明这里安静适合谈事,但现在这么吵,我猜想你没把‘元旦假期’这个额外因素考虑进来吧,或许接下来你会跟我们提议,重新找个地方?”

“不愧是朋友啊。”叶枫拍了拍我肩膀,“确实有这打算。”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我是美式狂魔,从不加糖

我们步行到广场附近的海滨花园,找了个僻静处坐下。

叶枫跟我们说他去年六月就不做记者,开了一家侦探社。

“术业有专攻,之前我的兴趣方向是明星出轨,但Cases有限,所以改当侦探了。这起泳池溺毙案本来与我没什么关系,但今年七月中旬,夏瑶找我调查过她丈夫,她的死,我觉得事情不如表面简单,因此一直有跟进。”

叶枫还记得夏瑶找他时的模样,堂堂选美冠军和影后,竟落得形容憔悴的境地。

大热天,她穿着一件外套与叶枫相见,摘下墨镜,右眼圈乌青,眼睛充血,她说自己被丈夫陈桦兴家暴,撸起外套右袖,向叶枫出示手臂上的累累伤痕,掀起后背的衣服,是一道道裂开渗血的伤口,陈桦兴经常用皮带打她。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她看过叶枫的报道,知道他查出轨有一手。

夏瑶希望叶枫能够帮忙,她感觉丈夫在外面有其他女人,找到丈夫的罪证,能增加她离婚的筹码。

“夏瑶跟我说话时浑身发抖,不是愤怒,而是害怕。眼泪不停地流,好像她自己都不知道。

工作这么多年,我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冷漠,但看她落魄成这个样子,我心里不是滋味。”叶枫说,“我接下这个委托,给夏瑶一只按键手机,让她私下跟我联系。”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这样的按键手机,我也囤了很多

但叶枫并没找到陈桦兴出轨的证据,就在他焦头烂额之际,收到夏瑶的短信,“停止调查,不再联系。勿回。”

后来他就再没收到夏瑶的消息,他用长焦镜头对准陈桦兴屋宅的窗户,发现那面遮阳窗帘自始至终没拉开过。

再次听到夏瑶的消息,没想到是她的命案。叶枫非常懊悔,“假如当初查下去,或许夏瑶不会死。”

“咋的呢?”徐浪问。

“夏瑶跟陈楠振偷情,这事非常可疑。圈内一直流传陈楠振是同性恋,他交过的几任女友,只不过是父命难违,他父亲已经有退休意愿,听说陈楠振接任的条件,首先就是要成家生子。虽然这些消息无法证实,但从他这几年独居的习惯以及业界对他的评价,我认为他不会跟自己的弟媳偷情。”

“这都是推测。陈楠振也可能是双性恋啊。”徐浪说。

“况且网上还有两人偷情的视频。”我补充。

“视频你们看了吗?”叶枫问。

我们摇了摇头。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行车记录仪的镜头对外,说是视频,其实只是录音,桃色新闻历来传播广,因满足网民的窥探欲,再经过发酵,化成一种深入人心的印象。有一些心地坏的记者,会使用这样的手段污蔑明星,哪怕明星拿出有力的证据自证清白,网民也会当成是一种公关手段。”叶枫在手机中搜索出这段视频,点开给我们看。

镜头对着一片海域,画面不动,看起来是将汽车停在了某处码头。

时间是2014年5月6日下午六点,视频中传出两人的对话,男声用粤语问,“桦兴呢?”

女声答,“去汕头了,说是一周后回来。”

男声问,“他又打你了吗?”听到一阵啜泣声。

男声说,“同他离婚吧,跟我住一起。”

女声问,“爸爸会允许你这样做吗?”

男声说,“没事,我来处理。”

之后响起了座椅摩擦声,解裤带声,呻吟声,画面轻微抖动,女声接连叫了几声“楠振”,男的应允。

大概半个小时后,画面转移,汽车启动。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视频少儿不宜,就让你们看大海吧

“短短几句交谈,看似随意,实际都带着信息,把人名、人物关系、家暴、父亲的地位都交代出来了,不太像是正常聊天,更像是剧本台词。”叶枫指出。

“交谈内容可以造假,声音亦可造假。但画面不会。”

视频流出后,叶枫看了多遍,注意到车前的海面在这期间经过一艘游艇,画面定格放大再锐化,可见艇身上标有“虎”字。

香港三面环海,私人游艇文化盛行,叶枫通过关系网,很快就找到船主,本来想问船主5月6日下午六点游艇经过的路线,但他的出海日志上没标注这个日期。

5月6日是周二,船主表示自己一般周末才会出海,周二没出海。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香港游艇文化很盛行

“得益者就是造假者。”叶枫说。

“我查过,陈桦兴在汕头有家夜店,去年4月发生火灾,5月4日至8日他去那边善后,这是他选择6日这天造假的原因,既让这个视频更具说服力,也证明了妻子与哥哥偷情已久。”

“事发那天陈桦兴不在场,你认为他让别人干的?”徐浪寻思。

叶枫点头,“这起凶杀案跟陈桦兴脱不了干系,我甚至认为他的真正目标是哥哥陈楠振,除掉他,家族就剩他一个男丁,董事长位置迟早过继给他。”

“那可以直接杀掉陈楠振,没必要伪造他俩偷情啊。”我质疑。

“所以我的调查一直没进展。”叶枫转变话题,“对了,你们也是过来查他的?”

“去年跟广州办的一案子和他有关。”徐浪简略说了一下,他不想叶枫知道太多,以免误伤。

“正好我们可以一同调查。”叶枫说。

“你为啥还想接着查?”徐浪反问。

“我不喜欢半途而废。”叶枫说,“夏瑶当时的委托,我只做了一半。”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陈楠振有个众所周知的爱好,开古董车。

遇害前一周,他刚购入一辆1970款道奇Charger。

警方后来根据命案现场的线索,抓到了嫌疑人吕含光,他是金利古董车行的员工,陈楠振的新车,就是在那购买的。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1970款的道奇Charger

陈楠振的别墅布满监控,大门有指纹和密码两道验证,门锁系统没有被破坏的迹象,凶手应该早就藏在房内。

车库在别墅一楼,警方发现里面的古董车后备箱没有闭合,后备箱盖上留有一个机油手掌印记,从纹路上看疑似布手套。

锁片上钻有一个小孔,推测凶手事先躲在陈楠振后备箱中,等时机成熟后再打开后备箱,因车库与别墅各房间联通,得以顺利潜入房内,劫持陈楠振和夏瑶。

警方在陈楠振的房间地板上,发现一张写有“车行”二字的纸条,应该是陈楠振被凶手反绑双手后,觉察出凶手身份,在背后用手摸索桌上的纸笔,偷偷留下的线索。

因反手盲写,笔画歪曲,难以辨别字迹,但纸条上检测到陈楠振多处指纹。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纸条

凶手一开始理应没有杀害陈楠振的意图,这从三个方面可以判断:

一,陈楠振可能判断自己不会死,他认出凶手身份与车行相关,意图绑架,向家里勒索财物,所以冒险留下“车行”二字的线索,希望获得营救。

二,夏瑶死亡时间比陈楠振早了一个小时以上。

三,遇害之前,陈楠振还给助理李叔打了一个电话,说明天不去公司。

这一般都是绑架犯的做派,后来之所以又杀害陈楠振,唯一的解释是,凶手发现自己的身份被对方识破了。

金利车行铺面不大,只有一位老板和三名员工,警方根据线索,调取了金利车行的人员资料。

很快锁定一名叫吕含光的员工,福建人,单身,二十一岁,2014年来港,借住在姑妈家,地址位于荃湾路附近的一栋唐楼内。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荃湾路的杨屋道街市很有市井气,我偶尔会去逛逛

警方到车行进行突审,其余三人都有不在场人证,唯独吕含光的姑妈那时在日本旅行,他独自居住。

警方怀疑他有同伙,因此快速申办搜查证,让嫌疑人带领至房屋进行搜查。

最终分别在客厅的灶台后面找到两块名表,在卧室的床底搜出六十五万港币,十万美金,这些东西证实是陈楠振保险柜财物。

警方以故意杀人和盗窃罪对吕含光进行逮捕,后关押在荔枝角收押所中。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荔枝角收押所

通过叶枫的引荐,我们来到吕含光辩护律师高瑞的事务所,叶枫还是狗仔时,经常充当一些律师的“线人”,亦曾帮过高瑞搜集打官司所需的证据。两人因此结下情谊。

2014年11月中,高瑞接手这桩案子,在办公室内,他为我们讲明了吕含光被捕的前因后果。

最后总结,“这桩案子的可疑之处,就是犯罪现场及从吕含光居所搜到的赃物上,都没有他的指纹。这些充其量是间接物证,难以形成完整证据链。”

我们看了现场的照片,卧室的地上散放着衣物,遇害前两人显然有过一番激烈缠绵。

两位死者被反绑双手,侧身裸体浮于泳池内,身上遍布淤青和伤痕。

夏瑶缺失一颗门牙,现场遗留一根铝合金棒球棒,非别墅物品。

棒身上部多处凹陷,上面沾染两人的血迹,还有一处牙印,后经检测与夏瑶的牙印吻合,推测凶手一棍抡到夏瑶的牙齿上,致其门牙脱落。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棒球棒

陈桦兴别墅的监控显示,2014年10月26日晚十点十五分,他驾驶一辆兰博基尼离开,十一点零七分,夏瑶步行出门。

10月26日晚十一时许,陈桦兴去了公司仓库跟三名员工打麻将。

27日凌晨两点十分,油尖旺区基隆街一家清吧门口出现陈桦兴的座驾,有多人证实他在店内。

法医推定夏瑶的死亡时间在10月27日凌晨零点到一点之间,陈楠振的死亡时间在凌晨两点到三点之间。

陈楠振别墅的监控录像硬盘丢失,至今没找到。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清吧

根据陈楠振助理李叔的口供及电话录音,证实在凌晨两点零一分,陈楠振给李叔电话留言,内容为:“老李,明天不去公司,一切事务你来跟进。勿扰。”

“既然有意绑架,没必要还用棍棒袭击受害者吧?”看完各种线索,我很快发现问题。

“有发泄的嫌疑。”徐浪说,“但吕含光跟俩受害者没仇,折磨人没必要啊。”

“嗯。”高瑞赞同,“别墅一楼有三间房,二楼除了陈楠振的卧室外,还有另外三间房,当晚这些房间都关着门,罪犯却径直去了陈楠振的卧室,其余六间房的把手上都没被拧过的痕迹。”

“而且罪犯也清楚通过车库可以潜入房屋。陈楠振是个很注重隐私的人,很难相信一个与他没有交集的人,会这么清楚他别墅内部的构造。”

“看这个指甲。”徐浪指着一张陈楠振被绑住双手的特写照片,他左手拇指指甲里,沾染了绿色物质。

“可能是在后院的草坪上蹭的,不然就是泳池内挣扎的时候,刮到池壁的青苔。”高瑞推测。

“可以见见吕含光吗?”徐浪问高瑞。

“可以。”高瑞说,“但我只能带一人。”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我们兵分两路,徐浪随高瑞去收押所见吕含光,我跟叶枫去了金利车行,叶枫向车行老板出示侦探证,表示自己正在跟进陈楠振的案子。

陈楠振购入道奇Charger的同时,把自己的宝马E9 3.0CSi抵给老板。

车如今仍在店内,偷情视频流出后,老板检查了车内记录仪,发现内存卡不见了。

“警察之前来问过了,店里进进出出这么多人,很难找出谁是偷卡的嫌疑人。”老板说。

我们还问了陈楠振当初购车的情况,老板说,因为陈楠振是老顾客,有新货到店前,都会事先通知他。

那辆道奇Charger他几乎没有犹豫就决定买下,当场刷卡支付。

“当场开走的吗?”我问。

“不是,两天后才过来开走。”老板说。

“当时是吕含光接待他的吗?”

“是另一位伙计接待。当时是正午一点左右,吕含光在后面的房间午休。

他一定是在里面得知了陈楠振的身份,萌生犯罪意图。”老板猜测。

警察从吕含光居所搜出罪证的消息已经公开,虽然案件还未判决,但民众心中已经默认吕含光就是凶手。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陈楠振过来提车时,吕含光在店里吗?”

“那天是礼拜天,店里只有我一人。”老板答。

回去的路上,叶枫作结论反推:假设吕含光犯罪,陈楠振购车后,趁车子停在店内的机会,他对后备箱锁做了手脚,之后得以潜入受害者的别墅中。

但是他并没有跟陈楠振有过直接交流,单靠屋外短时间内得到的信息,就决定犯罪,未免草率了一点。

“被绑者要有十足的把握知道绑匪的身份,才会在现场留下线索,因为一旦出错,会大大拖慢侦查进度,陷自己于不利。”我分析。

“陈楠振两次前往车行,都没有见过吕含光。那遇害当晚,陈楠振留下 ‘车行’的线索,基本可以排除他是从罪犯的身形,面孔甚至声音这些个人特征得出的结论,那他究竟从哪里得出罪犯与‘车行’相关呢?”

“难道罪犯是车行里的另外某个人?”叶枫看我。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我们又去了陈楠振的别墅。

命案发生后,别墅被警方封锁。以为叶枫有好办法进入,他却给出“翻墙”这个野蛮的答案。

“这可是私闯民宅啊。”我说。

“顶多算私闯空宅。没人住,不算民宅。”他将车停在别墅后院的围墙边作垫脚。

“现在别墅里面应该断电了,不会触发警报。”他从储物箱里翻出两个口罩、一卷胶带和一把锤子,递给我一个口罩,“戴着,以防万一。”

又自顾说道,“大门的指纹密码锁对进出办案人员不便,想必他们会用一把锁头锁住大门。这样的锁头用锤子可以砸掉。胶带是用来贴玻璃,方便敲碎的。”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大门上挂着密码锁

我们站上车顶,先后翻入别墅围墙,看见一个死寂的空泳池——也就是两位受害者溺毙的地方,上面漂浮一堆落叶,风吹不动。

池壁因长时间没有清理,长满青苔,仔细辨别,青苔之间似乎还点缀一些红斑。

绕过泳池,出现一面漆成墨绿色的车库闸门,抬头看向二楼窗户,离地有四米多高,各扇窗户都安有栅栏,看来打碎二楼窗户进入房间的办法是行不通了。

我们走到正门处,发现两扇铁门中的一扇向外敞着,门底下,垫着一小块石头作为阻隔。

“胶带和锤子用不到了。”叶枫耸耸肩,先一步说道。

别墅窗户栅栏是不锈钢材质,棱柱形,在午后阳光的映照下明晃晃。

刚才我抬头看二楼窗户时,发现房内一侧的栅栏有黑影反射,之前已经遭遇两次突袭,这次自然不能掉以轻心——哪怕是看花眼。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我接过叶枫手中的锤子,示意他不要说话。

房间总共三楼,一楼和二楼是复式结构,通过一道环形楼梯,我们轻声步上二楼,来到那间窗户栅栏映照黑影的房门前。

房间门紧闭,我让叶枫先留在门外,深呼吸,快速拧开门,推进,人侧身闪进房内,门边并没有如我预料站着一位袭击者,又快速打开房间两个两米高的白色衣柜,里面同样没有藏人。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白色衣柜

我推开房间厕所小门,俯身看向床底,拉开露台窗帘,都空空如也。

我大舒口气,锤子柄已被握出汗,脖子的伤疤一阵搔痒。

看来被袭击的经历已经让我形成应激反应。我安慰自己想多了。

这间是主卧,也就是陈楠振遇害的房间。

房间宽敞,颇有日风,露台的落地窗边,摆有两盆一米高的绿植,枝叶葱茏发散,因窗户朝阳,生机勃勃。

靠里的那盆酒瓶兰,外形并不对称,我发现盆内掉落几片枝叶,从枝叶的断口看,似是人为撕下的。

跟之间见过的某个线索联系得上,我正在冥思苦想对应物,突然听到外面一阵滚落的响动。

果真有人!

并不是我多疑,跟叶枫上二楼前,本着未雨绸缪的想法,我用他带来的透明胶带缠绑在楼梯中部两侧的铁栏之间,形成一条绊脚带。

我们进入别墅前,房间里的人事先躲在其他房间内,趁我们在主卧检查的空当,他趁机下楼,准备偷偷溜走,不料被我设下的机关绊倒,从环形楼梯的中部,牢牢实实地滚落至底。

听到响声的刹那,叶枫一下子就追了出去。

“小心点!”我也跟着跑出去,看到跌下楼梯的是一位戴着黑口罩的男子,身高在一米六五左右,头上的一顶黑鸭舌帽在滚落中脱离,露出银白的板寸发型。

他躺倒在地,显然受伤不轻,看到我们追赶,又挣扎着爬起,跑出屋外。

如果他有意袭击我们,早有下手机会,但他作逃离之举,应该是无害之人。

这样想后,我加快速度跑下楼梯,跨过绊脚胶带处,追向银发者。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包抄两路!”叶枫对我喊,自己跑向别墅大门。

因银发男子右腿受伤,跑得不快,只能折回后院,跑到游泳池旁。

我跟他之间的距离只剩两米,“站住!”我在他后头喊道,准备向前将他扑倒。

这时从他的右侧来了一个飞踹,奔跑中的男子被叶枫踹到右肩,整个人飞进泳池内。

“抓住我!”

叶枫刹车不及,我伸手想要拉住他,没抓住,他整个人也掉进了那个漂满腐烂落叶的冰冷的池水里……

尸体旁边有个棍儿,棍子上面有牙印儿,警察问:牙呢|狗仔夜行04

故事到这,还没结束。

比郑读跑得还快的叶枫,在水底看见了什么?

别墅里暗中偷窥我们的银发男子,又是谁?

陈楠振和夏瑶,到底有没有偷情?

这一切,和付壁安又有什么关系……

下周四,郑读来揭晓谜底。

狗仔夜行005,不见不散。

世界从未如此神秘

▬▬▬▬ ▬▬▬▬

We Promise

We Are Original

本文属于虚构,文中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与内容无关。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