㵲阳河与镇远:因水而立,因教而安

游泳        2020-02-11   来源:qy雪路浪游

贵州境内虽然河流纵横,但水流湍急,礁石林立,并不利于航运。直到明代,流经镇远的㵲阳河才成为湖广粮食入黔的重要通道。沿沅江溯流而上,可以进入㵲阳河,进而到达镇远——这也正是战国时期楚国将军庄跃溯由楚入黔、讨伐夜郎国的老路。

㵲阳河与镇远:因水而立,因教而安

今天流经镇远的㵲阳河段已成为旅游风景区,图为标志性景点孔雀开屏峰。 (视觉中国/图)

㵲阳河源于武陵山区云顶山南麓的大岩脚下,穿梭于崇山峻岭中,流经瓮安、黄平、施秉,过了诸葛洞便进入镇远,继而下沅江,入洞庭,通长江。㵲阳河两岸山多田少,河底多岩石,河宽七八十米,深三四米。

近代以前,㵲阳河经历过三次开凿。第一次在明万历年间,贵州巡抚郭子璋主张开凿,但只用了3个人,费银12两,未成即罢。真正开始大规模整治是在清朝——出于军事需要。

顺治十六年,清军为了从湖南进入贵州,运送粮饷,整治险滩52处,改善航道65公里。到了乾隆年间,再次进行了大规模整治和开凿河道,使得贵州黄平旧州至湖南黔阳得以通航。这次大规模整治后,㵲阳河维持通航直至近代。

㵲阳河航程,贵州境内约180公里。旧州、镇远间,可通一吨左右的小木船。镇远至洪江间,可行10吨左右的木帆船。货物主要输入纱、布、淮盐,输出桐油、五倍子、烟叶、猪鬃和石膏等。

㵲阳河的航运能力并不特别出色,但对近代以前的贵州来说,水路反而是最便捷的方式。在镇远,当地学者刘兴明对我说:“正是因为㵲阳河的航运,才造就了镇远当年的繁华。”

儒雅的刘兴明从1980年代开始研究镇远历史。他为此走遍了镇远的街巷里弄。在他看来,镇远是典型的“因水而立、因教而安”。航运将各地商人带到镇远,他们则随之带来了中原文化。在偏僻的镇远,我时常感到自己正穿行在江南古镇的小巷里,甚至不时可以看到近似徽派的建筑。

㵲阳河与镇远:因水而立,因教而安

镇远古镇是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镇远县名镇,位于㵲阳河畔,四周皆山。河水蜿蜒,以“S”形穿城而过,北岸为旧府城,南岸为旧卫城,远观颇似太极图。 (视觉中国/图)

刘兴明告诉我,密集的货物交易让镇远逐渐成为了五方杂处、文化相间的商业要津。当年,五湖四海的外地客商在镇远结成许多同乡会,其中势力最大的是江西人。他们在镇远建有江西会馆“万寿宫”。福建人的势力也很大,建有“天后宫”。此外,还有两湖会馆、两广会馆、秦晋会馆等八大会馆。

会馆是人群聚集的地方,镇远的市井文化由此兴盛。每家会馆都配有戏台,东王庙、火神庙、城隍庙等处也会演出各种戏剧。我在万寿宫前的戏台看到这样一副对联。上联是“不经不典,格外文章圈外点”;下联是“半真半假,水中明月镜中花”。在北极宫的戏楼前则是“忽而古人忽而今人,由古迄今不少人,做出许多模样。说甚家事说甚国事,自国及家这些事,看来大半事非。”其中道尽了镇远的故事。

横跨㵲阳河上的祝圣桥,是一座七孔石桥。直至清朝末年,这座桥仍然是缅甸使节入华的必经之路,因此有“缅人骑象过桥来”的说法。缅甸使节进入云南,沿着驿道一路来到镇远。在这里换乘船只,顺着㵲阳河,进入湖南。

祝圣桥畔的青龙洞,是一座儒释道三教合一的建筑群,最能体现镇远的“因教而安”。在山石上开凿出的亭台楼阁里,各路神仙在此汇集:释迦牟尼、玉皇大帝、太上老君、观音菩萨、药王、财神、张三丰、吕洞宾……各地的商人将各自家乡的信仰带到镇远,在青龙洞齐聚一堂。

如今,火车依然从青龙洞附近的山谷间飞驰而过,充满了超现实之感。不过也正是由于火车的到来,因水路而兴旺的镇远逐渐安静下来。

㵲阳河与镇远:因水而立,因教而安

航运息微后,㵲阳河一度寂寞。 (视觉中国/图)

曾几何时,㵲阳河畔是繁忙的码头,两岸是热闹的街市。码头各有各的功用,有的专供军队使用,有的供旅客上下舟楫,有的则是米码头、盐码头或瓷器码头。两岸的房屋栉比鳞次,一派《清明上河图》的景象。

1970年代前,㵲阳河上仍有零星的水路运输,后来湘黔线通车,加之下游修建了水电站,镇远几个世纪的航运终于走到了尽头。

如今,除了游船,㵲阳河上已经看不见摇橹的舟楫。镇远的支柱产业也从商贸变成了旅游业。在刘兴明看来,铁路和公路的建设,为镇远带来了经济上的发展,但也不可避免地令因水路而兴盛的镇远文化逐渐衰落。纵观整个贵州,曾经占据统治地位的航运业,都已经让位于铁路、公路乃至航空。

㵲阳河与镇远:因水而立,因教而安

镇远周边的喀斯特地貌,是整个贵州的缩影。 (视觉中国/图)

离开镇远,我在凯里见到了当年清水江船工的后人熊邦东。和㵲阳河一样,清水江流域的苗家人,曾经家家都是靠水运为生的船工。如今,清水江的航运早已消失。做旅游出身的熊邦东,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采访了很多依然健在的老船工,为他们做口述历史。

在熊邦东看来,水运的结束是经济发展的需要和必然结果,是时代发展和进步的写照。但是他同样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记录,留下一代人的故事和记忆:“因为只有这样,当我们坐着飞驰电掣的高铁时,才能记得祖辈是怎么走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