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小鸟》凉了,谁说的!

图片        2019-09-11   来源:qy雪路浪游

《愤怒的小鸟》堪称一款现象级手游,自2009年推出到现在,它的总下载量已超越40亿次。如果换算成人数,40亿大概有地球一半人口那么多。

《愤怒的小鸟》凉了,谁说的!

左:Kati Levoranta;右:Alexandre Pelletier-Normand

尽管现在《愤怒的小鸟》系列游戏已经没有巅峰时期那么火爆,但该游戏开发商Rovio对游戏背后的IP有更大的布局,比如在2016年曾跨界电影,推出《愤怒的小鸟大电影》。

在近两年,Rovio又将目光望向了AR/VR,先是去年与Resolution Games合作推出Magic Leap游戏《愤怒的小鸟FPS》,然后两家公司又于今年在PS VR、Oculus、Viveport平台推出《愤怒的小鸟VR》。

据Newzoo最新数据显示,目前AR的应用场景主要集中在游戏和移动端App上,iOS端AR应用下载量中25%来自于游戏。也许是看到了Magic Leap版《愤怒的小鸟》的优质体验感,也许是看好移动端AR的潜力,两家公司在今年GDC上又发布了ARKit版《愤怒的小鸟》游戏,预计于今年春季上线。

《愤怒的小鸟》凉了,谁说的!

另外,Rovio还有新电影《愤怒的小鸟大电影2》在筹备中。总之,Rovio希望通过在多个平台推出《愤怒的小鸟》IP,让公众再一次看到它的魅力。

为了解《愤怒的小鸟》背后的故事以及Rovio对于未来的布局,外媒Venture Beat的记者在GDC2019上对该公司CEO Kati Levoranta和执行副主席Alexandre Pelletier-Normand进行了采访,以下是青亭网整理的采访内容:

Venture Beat:我体验了ARKit版《愤怒的小鸟》,觉得挺有意思的,与Magic Leap版本非常相似。

Alexandre Pelletier-Normand:两款游戏基于相同的游戏关卡,不过移动端AR的体验感不同,也比MR版更方便。

《愤怒的小鸟》凉了,谁说的!

Venture Beat:你们在AR游戏上投入了多少?非常看好AR的未来吗?

Levoranta:AR是我们未来游戏布局中的基础战略之一,我们在AR和MR技术上都有探索,希望为未来起步的市场做好准备。

Venture Beat:《愤怒的小鸟AR》目前仅支持部分支持iOS设备,为什么只在这个平台推出?

Pelletier-Normand:我们在刚开始开发这个游戏的时候,想只专注于iOS平台,这样就能将重心放在内容上。现在游戏发布后,我们也在开始想办法将它搬到安卓平台。

Venture Beat:Magic Leap One还未面向C端销售,受众不够多,但在开发《愤怒的小鸟FPS》过程中,是否有学到一些开发此类游戏的经验?

Pelletier-Normand:有的,Kati也说了我们未来游戏布局中的基础战略之一是AR,作为以推动市场为长期目标的人,冒险是必不可少,因此在不同的平台都需要有所投入。如你所说,我们在Magic Leap上投入的内容也可以应用在其他AR和VR平台中。

Levoranta:没错,而且我们也是在为未来的市场做准备。

Venture Beat:你们也是这么看待Rovio孵化的云服务平台公司Hatch吗?

Levoranta:我们在Hatch上已经探索多年,而且目前Rovio拥有Hatch 80%股份。Hatch在开发的技术是基于云端的流媒体服务,在未来该技术还可以被用来玩游戏,目前我们也在进行这方面探索。

Venture Beat:谷歌似乎也在进行云游戏的探索。

Levoranta:没错,他们的Stadia云游戏平台上了新闻头条。

Venture Beat:你们现在投入最多的重点项目是什么?

Levoranta:目前,Rovio是以游戏为首要业务的公司,游戏是我们的核心,因此我们大多数资源都投入在了游戏开发商,在未来也会如此。我们当下的重点是开发新游戏,去年我们在这方面投入了更多资源,后来在今年1月退出了《Angry Birds Dream Blast》,这游戏开发的挺不错的。

与此同时,我们也在为现有的游戏提供支持。比如,《愤怒的小鸟2》是我们去年表现最好的游戏,同比年增长率达49%。在游戏领域,现有游戏将会被看作服务来运营,需要增加幼稚的新内容和活动,这样才能增加用户粘性,以上是游戏方面的布局。

此外,我们今年8月还将推出系列电影,这是我们品牌授权方面的布局,也相当于我们公司的产品。我们希望通过《愤怒的小鸟大电影2》来推动品牌授权业务。到了今年底,我们将庆祝《愤怒的小鸟》10周年。

我们曾公开宣布将于今年发布两款新游戏,其中一款是已经发布的《Angry Birds Dream Blast》,另一款预计在下半年发布。

《愤怒的小鸟》凉了,谁说的!

Venture Beat:《愤怒的小鸟》系列游戏现在的下载量如何?

Levoranta:第一款《愤怒的小鸟》手游是2009年12月推出的,到现在已经将近10年,它的总下载量已经超过40亿次。该游戏在全球的品牌知名度已达97%的水平,而且日活量曾达数百万人。不是所有IP都能做成优质品牌的,这背后需要付出很多努力。

Venture Beat:那么现在新IP的开发也投入了大量资源吗?

Pelletier-Normand:我们目前在开发13款游戏,有些是基于《愤怒的小鸟》IP的进化版,另外还有一半涉及了新IP,我们不仅在探索新的IP,还有新的游戏类型。

《愤怒的小鸟》凉了,谁说的!

Venture Beat:那么所有的游戏开发都是在你们公司内部进行吗?

Pelletier-Normand:并不是所有,我们也和Resolution Games等合作伙伴一起合作,不过大部分都是我们完成的。

Venture Beat:你们看过《黑镜:潘达斯奈基》了吗?就是Netflix那部让观众选择剧情走向的新一季美剧?甚至还有一家新的初创公司Dorian要开发与它类似的沉浸式故事App,获得了200万美元融资。他们认为未来将会出现一种新的故事类型:沉浸式故事,它的特点是具有交互性,它在电视剧基础上加入了游戏技术,增强故事的新鲜感和探索性。

像你们这种游戏公司的主要用户是游戏玩家,而这种类型的内容,可吸引更多类型的人群,更加有望打开游戏以外的市场。

Levoranta:那你有什么看法?

《愤怒的小鸟》凉了,谁说的!

Venture Beat:在我看来,你们有大量游戏用户,但也想要通过通过授权IP给电影等行尸吸引更多人来玩游戏。

Levoranta:我们这么做也可能是因为这个品牌很通用,可用在许多不同的解决方案和技术中,可以说是我们的家族品牌。家族中的游戏、电影、动画和产品都有各自的受众。

Venture Beat:那么如果《愤怒的小鸟》电影能与情节选择功能结合。。。

Levoranta:是的,这样你就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结局。

Pelletier-Normand:我们也在探索这种内容。

《愤怒的小鸟》凉了,谁说的!

Magic Leap人形AI

Venture Beat:现在还有一种新类型的内容,就是数字人类,比如Epic Games开发的超逼虚拟真人像渲染技术。还有的公司(如Magic Leap)看好人形AI,它们的应用场景不仅限于游戏。此外,Oculus Story Studios衍生出的Fable公司现在也在研究数字人类。

如果将数字人类与支持剧情选择的游戏相结合,也许开发出的内容能更吸引Netflix或者谷歌等公司的投资。这种内容将超越传统游戏,同时用游戏技术来颠覆娱乐内容。

Levoranta:这是游戏技术的一个发展方向,如你所说,有许多人并不是游戏玩家,怎么样打开他们的市场?也许还是需要与众不同的东西,不过即使如此要在一年内达到这个水平可能比较难。

Venture Beat:那么Rovio还有哪方面看好的领域?

Levoranta:如最开始所说,今年将会有很多可以期待的领域,今年《愤怒的小鸟》将会给粉丝们带来不少新内容。

Venture Beat:你是否依然看好《愤怒的小鸟》IP的寿命?

Levoranta:从数据上来看,可以肯定还是有人继续喜欢这个品牌,而且《愤怒的小鸟大电影2》比第一部更搞笑。

回顾《愤怒的小鸟》走过来的10年,看到它的成长,以及在第一部游戏基础上衍生的更多新内容和玩法,我们认为玩家们并没有对它失去兴趣,《愤怒的小鸟》的需求依然存在。

我们会继续为粉丝带来有趣的新内容,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推出《愤怒的小鸟大电影2》和《愤怒的小鸟》AR/VR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