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放映】青藏高原乡村电影放映队的流动与坚守

奇闻        2020-02-25   来源:qy雪路浪游


零下10多度的傍晚,黄得梅和放映队队员们裹着黑色棉大衣,一边调试设备一边冻得直搓手,冷风不时钻进衣袖带来瑟瑟寒意。“不知道这么冷的天村民们会不会来看电影。”黄得梅担心地望了望远处。


自农历腊月十二起,青海惠民院线乐都区放映队就承担起2019年青海省春节文化送戏下乡的任务,直至除夕前一日,他们已为青海省海东市乐都区的村民们带去了数部国产公益电影。


这一天,放映队来到乐都区碾伯镇高家庄村。6点30分,离电影放映还有20分钟。“冬天来看电影的人不多,主要是老人带着孩子。但只要有人看,我就高兴。”黄得梅说,现在播放的电影有以蔬菜种植、森林防火等为内容的科教片,还有抗战片、武打片等。



放映员正在调式设备。


今年54岁的黄得梅来自青海省海东市乐都区中坝藏族乡,80年代从玻璃厂下岗后做过家庭主妇,开过毛线铺,最终在2008年春天领取了一部数字电影放映机,自此成为青海惠民院线乐都区放映队的一员。“刚拿到放映机的时候我一直在找胶片,因为小时候在村里看电影都有胶片。”黄得梅笑着说。


青海惠民院线乐都区放映队成立于2008年,一共有16名队员。从最初欣喜若狂地领取设备到现在稳健老练地放映电影,他们的足迹遍布乐都区的360余个村庄,黄得梅作为队长负责乐都区碾伯镇42个村庄的放映工作。


据青海惠民农牧区数字电影院线公司总经理山高介绍,公司目前在全省已建有农牧区流动放映队251支,共有放映员276名,覆盖青海省43个县4169个行政村。


夜色渐深,碾伯镇高家庄村村支书董其武吃过晚饭赶到了村口的小广场,电影《毛泽东去安源》响起了片头曲。说起乐都区放映队,董其武总是止不住的举大拇指,“他们真是刮风下雨都不怕,每次来我老远就能瞧见他们开着小轿车风尘仆仆地赶山路。”他说。


“山路不好走,有时50多公里的盘山路得走4个多小时。”黄得梅说,放映队的队员们常常都是中午2点左右出发,夜里10到11点才能结束放映,遇到距离较远的村庄夏日夜宿帐篷,寒冬借住在老乡家中。



群众齐聚荧幕前观影。


近年来,中国农村文化生活日趋丰富。2010年起,中国政府投资实施文化下乡惠民工程,保证“一村一月一场电影”,每个村全年最少放映12场电影。黄得梅说,现在每场电影有130元补助,人均20个村庄,一年至少有3万多元的收入。“我们的工作就是有苦也有甜。”


苦的是下雨路滑,车轮深陷泥沼,来不及多想就要卷起裤腿趟水推车。甜的是无数个夜晚人头攒动,村民们吃着瓜籽喝着啤酒看着电影。


黄得梅说,一开始村民们不太理解,大概是觉得面生,音响声太大扰民。有一次夜里放电影突然下起大雨,她赶忙脱下衣服盖到设备上,一回头,村民们全都捂着头跑回了家。


“电影匠来啦!”如今,村民们只要见到放映员都会这样吆喝一声。“每当村里的杏子熟了,他们总是第一个想到我们,一个劲儿地给我们塞杏子、馍馍,怕我们晚上回去没得吃。”她说。



群众齐聚荧幕前观影。


伴随时代发展和改革开放的步伐,中国农村电影放映条件越来越好。从马背放映到小轿车,从黑白无声到彩色数字电影,电影放映员们见证了中国农村电影几十年的发展历程。


电影放到一半,村里的老百姓们已经坐满了4排。黄得梅面露喜悦,又冻得搓了搓手,侧过身对记者说:“其实我和电影还是很有缘分的。”


上世纪70年代被称为“老三战”的《南征北战》、《地道战》、《地雷战》深受老百姓欢迎。那时的电影放映员将无数优秀国产电影带到了乡村,即便在青藏高原腹地那些交通不便的村落也经常出现全村出动去看电影的盛况。黄得梅和同事们在电影放映前合影留念。


“同一部电影会在各个村庄轮流放映,我们全家就拿着小凳子走5到6里路,一遍又一遍地看。”黄得梅说。10岁那年黄得梅跟着熙熙攘攘看电影的人群,一不小心被摔到2米深的小沟里,在热炕上昏迷了一夜后醒来,她觉得自己差点“为电影献身”。


“我想着今天天气冷你们都不来了呢。”黄得梅说。“今天是春节前的最后一场电影,你们辛苦了一年,我们当然要来看个电影拜个早年。”村民董锦泉说。


黄得梅冻得脸颊通红,有些激动,“把惠民两个字的责任扛在肩上,就不敢漏掉一场电影。我们的事业会一直坚持下去。”


据介绍,2018年,青海省公益电影放映员共放映公益电影50030场次(其中藏语影片10500场),观众达400万人次。



解锁更多精彩内容

电影数字节目管理中心

微信号 : DMCC-JMGLZX

网站:www.dmc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