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偷袭珍珠港,山本五十六靠的是四问学习法

奇闻        2020-02-14   来源:qy雪路浪游
成功偷袭珍珠港,山本五十六靠的是四问学习法

四问学习法是学习的四个步骤:吸收,联想,调整,应用。每一步骤可以用一个问题来代表:我听到什么?我放在哪里?我变成什么?我用在哪里?所以,我称之为四问学习法。

成功偷袭珍珠港,山本五十六靠的是四问学习法

四问学习法只能说是我的命名,不是我的创造。因为,这是一种非常有代表性的学习法。

会学习的人,就是用这个方法学习的。

比如,偷袭了珍珠港的山本五十六。

第一问:我听到什么?

山本五十六听到了什么?塔兰托战役。

你很可能没有听说过 1940年 11月 11日至 12日进行的塔兰托战役。这场战役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初,此时美国还没有加入战争。

1940年 6月 25日法国投降,大英帝国只得独自与德意日三国抗衡。在地中海上,意大利舰队钳制了英国的后勤补给,使得在埃及作战的英国军队受到了影响。因此,英国对意大利海军的第一海军中队发动袭击,代号为“审判行动”。

意大利海军停靠在意大利东南部塔兰托海湾安全的军港中。英国人仅仅派遣了一艘全新的航空母舰——皇家海军“光辉”号来执行这次历史上首次纯航母舰载机发动的攻击。

1940年 11月 11日,第一架舰载机于夜间 9点起飞,并于夜间 10点 58分抵达袭击目标上空。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英国战机纷纷发射鱼雷,重创意大利舰队,使得他们近半支舰队退出战斗长达半年之久。

在这次行动中,英国使用的是 24架英式“剑鱼”轰炸机,这些都是老式的双翼飞机。在此之前,专家们都认为,鱼雷袭击必须发生在水深 30米( 98英尺)以上的水域,这个深度是战机发射鱼雷后重型鱼雷要下沉的水深。但是,塔兰托海湾的水深只有 12米( 40英尺)。因此意大利人相信,他们的舰队不会受到机载鱼雷的威胁。

但是,英国人设计了一种方法,他们用金属丝提起鱼雷的前端,这样鱼雷的腹部会先落水,而不是鱼雷的头部朝下俯冲。同时,他们给鱼雷增设了木鳍,这样鱼雷就不会下沉得那么快。

第二问:我放在哪里?

这一问是要把听到的知识跟已有知识联系起来(放在一起)。

这一问对于日本海军上将山本五十六比较简单:跟已有的海战知识放在一起。

已有的知识是:还没有用航空母舰起飞的战机袭击舰队的战例。

还有个已有知识(这个信息同时指向了第四问):美国海军“安全地”停靠在珍珠港。

山本五十六意识到:珍珠港的美国海军其实不是那么安全。

第三问:我变成什么?

这一问既简单,又复杂。

简单的是变成这个结论:对在珍珠港的美国海军发动空袭。

复杂的是变成一个具体的作战计划。这一步其实无缝连接到了下一步。

第四问:我用在哪里?

用在珍珠港。

其实不是那么好用的。

英国人在塔兰托不需要考虑加油的问题。日军如果要袭击珍珠港,航空母舰需要先跋涉4000英里,加上护卫队,必须中途加油。

英国人是在夜间空袭的。而日军没有精确制导装置,只能在白天发动攻击,不仅很容易被美军事先发现,而且会遭到反击。

同样,珍珠港水很浅,日本人当时还没有能力,在如此浅的水域发射机载鱼雷。

山本五十六把这些障碍视为次要信息。他牢牢地抓住了塔兰托战役的本质:从空中打击集结在一起的海军舰队。

1941年 1月,山本首次把这个想法落实到书面上,并不断地完善计划。最终,1941年 12月 7日,日本对珍珠港发动突然袭击。

353架日本战机,从6艘航空母舰上起飞,袭击了停靠在珍珠港的美军全部8艘战列舰,击沉4艘,击毁188架美军战机,2402名美国人阵亡。

小结

四问学习法的很多案例,第四问都不是最难的一步。往往第三问得出结论,第四问就水到渠成。

但是这个案例不同,第四问最难。用在珍珠港,在克服很多现实困难。正是有这些困难,所以也知道塔兰托战役的美国人没有想过日军会偷袭珍珠港。

珍珠港是从塔兰托学来的。山本五十六不仅提供了一个军事案例,而且提供了一个学习案例。

(这是“刘澜每日一讲领导力”在猪年的第104篇公众号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