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废材小姐复仇记

健康        2019-07-08   来源:qy雪路浪游

咖啡的最艺术,星巴克的“咖啡宗教”奥义,是怎么打造出来的呢?

绝代神邪,重生异世,放荡不羁的叶楚面对众多绝世天才


万战宗师,矗立山巅的霸主,淌过奔腾血流,坐上众神跪拜的王座!

万兽小凰妃,通晓百兽,能和百兽沟通,算不算特异功能? 高级动物心理师,穿越成懦弱无能王府嫡女

吞天,诸天万界,大能无数,强者为尊



001:凡品阁

天朝帝都,最繁华的街道上有一栋素雅的木质双层小楼,只有牌匾上写着“凡品”二字,再无其他标识。

从外观上看,谁都不知道这个小楼是做什么的,客栈~酒楼~亦是茶馆?只是每天特定的时间段会传出优美动听的琴声,从楼内慢慢的飘扬出来,吸引着每天过往的人群驻留倾听,无法自拔。

如此神秘高雅之处,却因为一个小小的意外所打断。

“站住。”店伙计挡住了店门,“公子,凡品阁可不是什么人随便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

“嗯?怎么来酒楼喝酒还需要出示身份?”英俊的公子皱眉说道,一身英气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

好在凡品阁的伙计早就习惯了和达官贵族打交道,但也是不急不忙的回道:“公子不是本地人吧!可能还不知道我们凡品阁的规矩,倘若公子真的想进来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可以对上我家家主出的对子就可以随意进出了。”

“真是可笑之极,本公子进酒楼喝酒听曲,还要对对子?真是病得不轻啊!”英俊公子嘲笑一声转身就要走。

伙计的脸一下就阴沉了下来,还没等他反驳,凡品阁里的琴声戛然而止。

“是谁?敢在凡品阁放肆!”几个书生气息的人从凡品阁你怒气冲冲的走了出来。

“敢在这凡品阁门前无言秽语。”

“如此粗俗之人,简直有辱我凡品阁之圣地。”

英俊公子听到这些话后,讥笑一声,头也不回的来到了马车旁,压下身子说道:“少爷,这家店环境汙秽,咱们还是去别处吧。”

“嗯。”车内轻轻的回了一声。

“别走,你说哪里汙秽了?”

“是啊,不说清楚你别想走。”

这些书生将马车围了起来,激动的要讨要了说法。

“拦住他们。”凡品阁门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位一身华丽服装的公子,气愤的用手中扇子指着马车,“放肆,竟敢扰乱我夏小姐的雅兴,好大的雄心豹子胆。”

街道上的行人一见到这位公子纷纷避让,低头小说议论着。

“完喽,马车里的人可要倒大霉了。”

“是啊,是啊,谁让他招惹了圣书院的少东家。”

英俊公子顿时面色阴沉,转身看向门口的华丽公子。

只是这样的一个眼神,竟然华丽公子吓得连退两步,靠在门框才堪堪稳住身子。

还吓人的眼神。

还没等华丽公子缓过神来,马车内突然发出一阵狂笑,“我倒是想要看看,到底是哪家的公子这么猖狂。”

车门突开,一男子挺身而出。

男子全身浑然天成的高贵的气质不需多言,在马车前面一站,那种权利象征的压力瞬间压得所有人不再敢多言。

那身古铜色的肌肤,硬朗的面容,清潭一般的眼睛,每一样的吸引着人们移不开双眼,潇洒中带着一丝丝的放荡不羁,修长的身材硬是把一件蓝色的长衫穿出了海阔天空的感觉。

“放肆,你可知里面弹奏的是何人?”华丽公子欧阳秦淮壮着胆子呵声质问到。

“何人?”男子微微皱眉,不屑的问道。

“里面弹奏的是当今唐大将军次女,我天朝第一才女夏雯颖夏小姐,岂是尔等之人随便侮辱的?”欧阳秦淮狂妄的说道。

“欧阳公子言重了。”温婉之声如黄莺出谷,婉转悠扬,似水如歌,清澈动听。

她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微微一笑,百花褪色。

这就是天朝第一才女,更是第一美人。

002:夏凤九

夏雯颖什么不用多说,只要往哪里一站,便会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夏雯颖嫣然一笑到:“不知者无罪。这位公子,气质非凡,一看也是饱读诗书。若公子可以留下墨宝,凡品阁自当从今开始对公子敞开大门。”

“墨宝?”男子皱眉笑问。

“这里是博学洽闻之地,不接待草包废物。公子可以文房四宝任选一样。”欧阳秦淮话说的很客气,单眼中尽是鄙视之意。

“这些文邹邹的东西我倒是不会,但是金银珠宝我倒是有很多,怎么进去吃顿饭怕我付不起饭钱?”男子大大咧咧的回答道。

“这是凡品阁的规矩,公子,你不要为难店家。”欧阳秦淮得寸进尺的说道。

“啥也不是就不要赖在这里了。”

“就是,就是,赶快走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凡品阁门前的这些书生开始七嘴八舌的讽刺道。

“你们……”英俊公子气的脸色黑绿,就要上前喝止的时候却被男子叫住:“莫辰逸”

“少爷”莫辰逸站住。

“不要莽撞,免得让人知道我竟与一些市井之徒斤斤计较,失了身份。”

男子的话一出宛如捅了马蜂窝一般,众书生气得哇哇大叫。

“放肆!”

“无礼!”

“凡品阁岂是尔等才疏学浅之人可以随意进出的?”

啪啪几声,马鞭抽了几个空响。

“那凡品阁便是有伤风化不知羞耻之人的聚集之地?”爽朗的女声突然响起,一道如闪电的身影稳稳的坐在马背之上,高高在上的俯视着那些书生。

也是奇怪,刚才还不依不饶的众人,一见到这个女子之后,一个个都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往后不停的退缩,好像恨不得马上消失一样。

“夏姑娘为何出此言论?”欧阳秦淮怒气满腹的上前,“我等聚集在凡品阁吟诗作对是高雅之事,夏姑娘若是也感兴趣,大可一起参加便是。毕竟夏家姐妹在天朝都同样家喻户晓。”

路上路人一听,大多都露出讥讽的笑容。

夏雯颖是天朝第一才女美人,而她的姐姐夏凤九的名气丝毫不逊于夏雯颖,只是,名声嘛……跟才女是一点都不搭。

夏凤九才是真正的才疏学浅,草包一个。

欧阳秦淮之所以这么说,摆明就是要给夏凤九一个下马威。

“欧阳公子,你不可以这么说我的姐姐。”夏雯颖尴尬的上前,哀求的看着欧阳秦淮,那小鸟依人的娇态,令人楚楚可怜。

欧阳秦淮轻叹一声:“夏将军一生战功赫赫,为保我天朝安定出生入死,万人敬仰。夏小姐得才兼备,优雅动人更是天下女子之楷模。偏偏夏家就出了这么一个才疏学浅的草包……”

“欧阳公子,你不要说了。无论怎么样夏凤九都是我的姐姐。你若再这样无理,别怪我一会不理你了。”夏雯颖脸色微红,更加的吸引人了。

“唉……”欧阳秦淮叹气,还不忘恶狠狠的看了夏凤九一眼。

众人心中感慨,夏凤九能有一个这么知书达理的妹妹真是她修来的福气,她若是有夏雯颖的半分的性情,夏将军也该欣慰了。

一旁的男子勾了勾唇,冷眼看着如看戏一般。

夏雯颖若是真的护着他姐姐,为什么非要等欧阳秦羞辱完夏凤九才开口阻止?



.